夜玄玄

爱可以跨越国界,跨越性别,甚至时空。

电影海報梗
假裝畫的很好:))))

練習
雷總的头发塗黑效果不好但沒有淺一點的顏色於是就变得超淺(面壁思過
p1是社会你雷哥 雷哥嗆你短 跟  安哥的风中凌亂式告白
沉迷凹凸但我全職坑還沒填
誰能教我寫戰鬥画面(;×;)

画了一点图
文可能会晚一点再更

警告你们阿,我画的图辣眼睛
感觉少天被我玩坏23333

对话下收

黄少天挥舞著印有叶修的爱心大旗,喊着『壮哉我大叶修教!!!』

『少天,你干啥呢?』叶修叼着烟走过。

『没、没阿。』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把旗子藏到了身后。

叶修将脸凑近了黄少天,就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转身说道『少天,走了。』

独留黄少天一人在风中凌乱(划掉)

『卧槽老叶你你你不是假的吧你真吻我拉靠靠靠我这不是在作梦喂老叶等等我哎!』吓得黄少天脸红的像颗红苹果。

《花吐症》(二)


《花吐症》(二)

時間線-葉修退役,第十一賽季

我突然发现我快写完了(哭成狗

《队长其实今天早上我感觉喉咙痒痒的然后就咳了一堆花瓣出来阿队长你知道么那说多惊悚就有多惊悚阿一大堆花从自己嘴巴里出来的感觉超微妙的………》字只用了一瞬间就布满了屏幕。

『少天,讲重点。』喻文州扶额。

《喔喔好哦反正就是我去百度了一下说这个病叫花吐症来着还说啥要两情相悦才会好哎世上哪来那么玄的病阿你说是吧队长?》打完最后一个字,黄少天转头望向自家队长。

『少天,我觉得你还是去趟医院吧。』喻文州面色凝重,眼底是说不尽的不安。

其实他在听见《花吐症》这个词时,就已经大概知道了,这个罕见疾病,不是可以服用药物就会痊愈的。

治疗方法或许听起来真的很玄,但那是痊愈的唯一方法。

会说这个病严重,是因为虽然他会一句情绪波动给予一些能察觉到自己感情的线索,但也有人一直放不下,最后带着病痛逝去。

『队长,真有那么严重…?』黄少天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了,尽管声音还是有点哑。

『嗯。』喻文州重重的点了下头。

『我等一下去帮你跟战队请假,少天你先去找个口罩带着。』喻文州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家小心不要碰到那些花瓣,我等等会找人来把它清掉,好了,你们先回去练习吧。』

蓝雨众人纷纷回了自己的座位,虽然不太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队长都开口了,那就代表队长已经有解决的方案了。

『队长那后天的比赛……』

『视情况再说吧。』喻文州叹气。

黄少天顿时瞪圆了眼。

『队长我咳恶……咳…』黄少天捂着嘴,却还是无法阻止花瓣落下。

喻文州看了也是心疼,伸手轻抚了他的背。

蹲着的黄少天陷在剧烈的咳嗽当中,他试着告诉自己,冷静点,可是无数疑惑,带着杂乱的情绪,一丝丝的渗入了心中。

『少天,你先冷静一下,不是不让你上场,可是你看看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喻文州皱了眉,他能体会少天现在的心情,但……他抿着下唇,不发一语。

黄少天逐渐平复了心情,掏出手机点开记事簿,打上《队长我们快去医院吧》他想搞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不愿沉溺于不明的恐惧中。

『好。』喻文州语气坚定的说道。



-比赛当天-



即使已经有了医生开的处方笺,黄少天依旧有些不安。

因为那仅仅是只能减缓咳嗽的症状。

虽然最终他还是有上场,但喻文州告诉他『吐花的症状会依据你的情绪起伏而发作。』

于是将黄少天排在了团队赛的替补位置。

中断了自己脑中的思考,蓝雨一行人走在选手通道中。

今天是蓝雨主场对上兴欣战队。

观众热烈的欢呼声传入众人的耳里,在经过第十赛季勇夺冠军的兴欣,在这段期间也涨了不少粉。

『呦,少天怎么带着口罩?』叶修一如往常的调侃黄少天。

黄少天坐在选手席听见叶修这么说,就想开口数落他。

喻文州眼明手快(慢)的拦下了黄少天。

『前辈,少天最近感冒了。』

身子一顿,黄少天突然想起来刚刚才答应队长今天不要多说话的。

见到叶修,黄少天突然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从心头爬上喉咙。

越是压抑越是痒,想要倾吐出,却又堵塞在口中。

『哎,是吗,看来今天比赛会很安静了。』叶修毫不在意地转了回去,继续专注於目前的个人赛。

黄少天轻轻拉了下喻文州的衣角。

在他耳边轻声说『我去一下厕所。』

见喻文州点头默许后,他转身往外走去。

憋了眼叶修,心中的感觉越发强烈,他觉得自己不能在继续呆在这了。

强烈的呕吐感在脑中充斥,好像有什么话语要从口中逃出。

『卧槽,我不会是喜欢老叶吧?』

《花吐症》(一)


《花吐症》(一)

时间线-叶修退役,第十一赛季
※注意
第一次写文,严重OOC
挖的坑会尽量填完
这是一个送女儿出嫁的故事(X)
这是一个娶媳妇回家的故事(O)
对不起我的辣鸡抓机输入法没有上下引号(哭晕在抓机前
我承认我短小,明天再继续码

黄少天今天异常安静,蓝雨的众人都觉得大事不妙,纷纷前来向喻文州打探消息。

『队长队长,今天黄少怎么话那么少阿? 』卢瀚文一脸疑惑的望向今天特别反常的黄少。

喻文州此时也深感不解,毕竟黄少天只有输了比赛才会像现在这样安静。

『欸…队长!队长? 』瀚文压低音量叫着已经陷入沉思中的喻文州。

『嗯……我去问问少天吧。 』喻文州一边说着一边向黄少天走去。

听见脚步声的黄少天,轻轻往旁一憋,顿时吓得魂都没了。

黄少的内心os:『卧槽我这是暴露了么队长怎么会朝着我走过来还面带和(危)善(险)的笑啊啊啊啊啊! ! ! !我可什么都没做阿队长不要再靠过来了再靠过来我报警了啊啊啊! ! ! 』

瞬间坐正看起来很明显在掩盖什么的黄少天,故作镇定的和自家队长闲话家常了起来。

『咳嗯…队长找我有什么事吗?你看我正在训练呢这样分心不好阿哎这没跳过去要摔地上了blablabla』黄少天一副就是做贼心虚的样子,时不时瞄一眼喻文州的表情。

『少天,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吗? 』喻文州温柔地看着黄少天,眼里尽是对自家队员的关心。

于是黄少机智的把话题一转。 『哎今天阿今天天气很好阿出太阳呢出门要记得涂防晒不然会晒黑的对了队长我们上礼拜的比赛还没复盘呢队长你说我们是不是………』

『少天,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件事。 』喻文州送出一个友善的微(危)笑。

黄少天顿时身子一颤,惨了看来这事是躲不过了。

『呃…那啥,队长这事我也说不清楚就咳嗯……咳…』说着说着黄少天面色苍白痛苦的捂着嘴咳了起来。

一片片粉嫩的樱花花瓣落在了纯黑的键盘上,逐渐从手指间的缝隙中散落。

『少天! 』喻文州见状就想上前扶住黄少天。

『咳…队长你咳恶…别过来…咳…』他激动的向后退,一不小心从椅子上滑落下来,双膝跪在了地上。

『少天,你等等我去叫救护车! 』喻文州也是被少天这突如其来的发病吓着了,转身就要冲出训练室。

黄少天憋见,连忙爆手速的在屏幕上打了《快拦住队长! ! ! 》的字样。

『队长!黄少让你先等等别叫救护车。 』接收到讯息的卢瀚文,脚步一跨双手一张,挡在了喻文州的面前。

卢瀚文之所以不惜拦住队长,是因为他相信黄少,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就代表他自有办法可以解决。

『可是少天他……』喻文州转身一看,就见黄少天不再咳的那么剧烈,算是稍微好了些。

『…咳…队长这个病我查過了没药医的咳……』说着说着黄少天又感觉刚才的不适感涌了上来。

『行了少天,你先别说话了行么。 』喻文州心疼的把黄少天扶上了椅子,小心翼翼的不碰到那些散落一地的花瓣。 黄少天乖巧的点了点头。

『这个症状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喻文州轻轻叹了一口气,坐在了黄少天对面的椅子上。

『………』见黄少天开口正要解释,喻文州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等等!少天,你用打字的就好,别说话了。 』考虑到黄少天刚才那是咳得惊天地泣鬼神,他决定先让黄少天的嗓子休息一下。

『好了,打字吧,少天。 』喻文州说。

关于我的这篇《花吐症》的设定


佔Tag抱歉

因为网上的版本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我整理了一下有关我這篇黄叶的《花吐症》设定

1.是随着情绪波动发病嘀
2.医生开的药物,可以做到减轻症状的效果
3.只有两情相悦或是对这段感情释怀,才能痊愈
4.不会因为时间问题而致死,但病发是若忍着不将花瓣吐出来,会堵塞呼吸道窒息而死
5.在这个世界花吐症是罕见疾病

补充:樱花花语《生命、幸福 一生一世永不放弃,一生一世只爱,热烈、纯洁、高尚,代表命运的法则就是回圈》

网上找的资料我又统合修改了一遍,憋打我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