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玄玄

爱可以跨越国界,跨越性别,甚至时空。

《花吐症》(二)


《花吐症》(二)

時間線-葉修退役,第十一賽季

我突然发现我快写完了(哭成狗

《队长其实今天早上我感觉喉咙痒痒的然后就咳了一堆花瓣出来阿队长你知道么那说多惊悚就有多惊悚阿一大堆花从自己嘴巴里出来的感觉超微妙的………》字只用了一瞬间就布满了屏幕。

『少天,讲重点。』喻文州扶额。

《喔喔好哦反正就是我去百度了一下说这个病叫花吐症来着还说啥要两情相悦才会好哎世上哪来那么玄的病阿你说是吧队长?》打完最后一个字,黄少天转头望向自家队长。

『少天,我觉得你还是去趟医院吧。』喻文州面色凝重,眼底是说不尽的不安。

其实他在听见《花吐症》这个词时,就已经大概知道了,这个罕见疾病,不是可以服用药物就会痊愈的。

治疗方法或许听起来真的很玄,但那是痊愈的唯一方法。

会说这个病严重,是因为虽然他会一句情绪波动给予一些能察觉到自己感情的线索,但也有人一直放不下,最后带着病痛逝去。

『队长,真有那么严重…?』黄少天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了,尽管声音还是有点哑。

『嗯。』喻文州重重的点了下头。

『我等一下去帮你跟战队请假,少天你先去找个口罩带着。』喻文州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家小心不要碰到那些花瓣,我等等会找人来把它清掉,好了,你们先回去练习吧。』

蓝雨众人纷纷回了自己的座位,虽然不太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队长都开口了,那就代表队长已经有解决的方案了。

『队长那后天的比赛……』

『视情况再说吧。』喻文州叹气。

黄少天顿时瞪圆了眼。

『队长我咳恶……咳…』黄少天捂着嘴,却还是无法阻止花瓣落下。

喻文州看了也是心疼,伸手轻抚了他的背。

蹲着的黄少天陷在剧烈的咳嗽当中,他试着告诉自己,冷静点,可是无数疑惑,带着杂乱的情绪,一丝丝的渗入了心中。

『少天,你先冷静一下,不是不让你上场,可是你看看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喻文州皱了眉,他能体会少天现在的心情,但……他抿着下唇,不发一语。

黄少天逐渐平复了心情,掏出手机点开记事簿,打上《队长我们快去医院吧》他想搞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不愿沉溺于不明的恐惧中。

『好。』喻文州语气坚定的说道。



-比赛当天-



即使已经有了医生开的处方笺,黄少天依旧有些不安。

因为那仅仅是只能减缓咳嗽的症状。

虽然最终他还是有上场,但喻文州告诉他『吐花的症状会依据你的情绪起伏而发作。』

于是将黄少天排在了团队赛的替补位置。

中断了自己脑中的思考,蓝雨一行人走在选手通道中。

今天是蓝雨主场对上兴欣战队。

观众热烈的欢呼声传入众人的耳里,在经过第十赛季勇夺冠军的兴欣,在这段期间也涨了不少粉。

『呦,少天怎么带着口罩?』叶修一如往常的调侃黄少天。

黄少天坐在选手席听见叶修这么说,就想开口数落他。

喻文州眼明手快(慢)的拦下了黄少天。

『前辈,少天最近感冒了。』

身子一顿,黄少天突然想起来刚刚才答应队长今天不要多说话的。

见到叶修,黄少天突然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从心头爬上喉咙。

越是压抑越是痒,想要倾吐出,却又堵塞在口中。

『哎,是吗,看来今天比赛会很安静了。』叶修毫不在意地转了回去,继续专注於目前的个人赛。

黄少天轻轻拉了下喻文州的衣角。

在他耳边轻声说『我去一下厕所。』

见喻文州点头默许后,他转身往外走去。

憋了眼叶修,心中的感觉越发强烈,他觉得自己不能在继续呆在这了。

强烈的呕吐感在脑中充斥,好像有什么话语要从口中逃出。

『卧槽,我不会是喜欢老叶吧?』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