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玄玄

爱可以跨越国界,跨越性别,甚至时空。

《花吐症》(一)


《花吐症》(一)

时间线-叶修退役,第十一赛季
※注意
第一次写文,严重OOC
挖的坑会尽量填完
这是一个送女儿出嫁的故事(X)
这是一个娶媳妇回家的故事(O)
对不起我的辣鸡抓机输入法没有上下引号(哭晕在抓机前
我承认我短小,明天再继续码

黄少天今天异常安静,蓝雨的众人都觉得大事不妙,纷纷前来向喻文州打探消息。

『队长队长,今天黄少怎么话那么少阿? 』卢瀚文一脸疑惑的望向今天特别反常的黄少。

喻文州此时也深感不解,毕竟黄少天只有输了比赛才会像现在这样安静。

『欸…队长!队长? 』瀚文压低音量叫着已经陷入沉思中的喻文州。

『嗯……我去问问少天吧。 』喻文州一边说着一边向黄少天走去。

听见脚步声的黄少天,轻轻往旁一憋,顿时吓得魂都没了。

黄少的内心os:『卧槽我这是暴露了么队长怎么会朝着我走过来还面带和(危)善(险)的笑啊啊啊啊啊! ! ! !我可什么都没做阿队长不要再靠过来了再靠过来我报警了啊啊啊! ! ! 』

瞬间坐正看起来很明显在掩盖什么的黄少天,故作镇定的和自家队长闲话家常了起来。

『咳嗯…队长找我有什么事吗?你看我正在训练呢这样分心不好阿哎这没跳过去要摔地上了blablabla』黄少天一副就是做贼心虚的样子,时不时瞄一眼喻文州的表情。

『少天,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吗? 』喻文州温柔地看着黄少天,眼里尽是对自家队员的关心。

于是黄少机智的把话题一转。 『哎今天阿今天天气很好阿出太阳呢出门要记得涂防晒不然会晒黑的对了队长我们上礼拜的比赛还没复盘呢队长你说我们是不是………』

『少天,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件事。 』喻文州送出一个友善的微(危)笑。

黄少天顿时身子一颤,惨了看来这事是躲不过了。

『呃…那啥,队长这事我也说不清楚就咳嗯……咳…』说着说着黄少天面色苍白痛苦的捂着嘴咳了起来。

一片片粉嫩的樱花花瓣落在了纯黑的键盘上,逐渐从手指间的缝隙中散落。

『少天! 』喻文州见状就想上前扶住黄少天。

『咳…队长你咳恶…别过来…咳…』他激动的向后退,一不小心从椅子上滑落下来,双膝跪在了地上。

『少天,你等等我去叫救护车! 』喻文州也是被少天这突如其来的发病吓着了,转身就要冲出训练室。

黄少天憋见,连忙爆手速的在屏幕上打了《快拦住队长! ! ! 》的字样。

『队长!黄少让你先等等别叫救护车。 』接收到讯息的卢瀚文,脚步一跨双手一张,挡在了喻文州的面前。

卢瀚文之所以不惜拦住队长,是因为他相信黄少,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就代表他自有办法可以解决。

『可是少天他……』喻文州转身一看,就见黄少天不再咳的那么剧烈,算是稍微好了些。

『…咳…队长这个病我查過了没药医的咳……』说着说着黄少天又感觉刚才的不适感涌了上来。

『行了少天,你先别说话了行么。 』喻文州心疼的把黄少天扶上了椅子,小心翼翼的不碰到那些散落一地的花瓣。 黄少天乖巧的点了点头。

『这个症状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喻文州轻轻叹了一口气,坐在了黄少天对面的椅子上。

『………』见黄少天开口正要解释,喻文州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等等!少天,你用打字的就好,别说话了。 』考虑到黄少天刚才那是咳得惊天地泣鬼神,他决定先让黄少天的嗓子休息一下。

『好了,打字吧,少天。 』喻文州说。

评论(1)

热度(37)